78岁婆婆写自传 书写别样“夕阳红”

©原创   2020-06-30 11:44  



今年78岁的江萍端坐在椅子上,翻开一页页泛黄的笔记本,字里行间,透露着老人前半生的故事。

退休后,闲暇下来的江婆婆,总会有意或无意之间回忆起往事。她索性拿起笔,用零碎的时间,写起了自传,以此来打发闲暇的时光,书写出不一样的晚年。

江婆婆说,她的一生是个悲剧,痛苦远比快乐多,但她从没抱怨过,而是努力地生活,“人生有众多不如意,要学会释怀,才能活得快乐。”

闲余写起回忆录

江萍是个孤寡老人,一个人住在县畜牧局院内的居民房里。在东岳社区工作人员陈玉珍的引领下,记者一行来到了江萍的家。

敲门声惊动了家里的小狗,一阵阵狗吠声中,江婆婆打开了门,把大家引进了家中。她告诉记者,自己一人居住,一只狗一只猫跟她相依为伴。

江婆婆是个开朗的老人,见到大家,乐呵呵的。说明来意,江婆婆打开了话匣子。

退休前,她在阳新大修厂上班,是一名会计。退休后,江婆婆在家闲来无事,既不会打牌又没有其它的爱好,总是想起自己前半生的往事,便决定把那段痛苦的日子给写下来,以此来慰藉自己的心灵。

江婆婆说自己是个苦命的人,她不幸的命运从第一段婚姻开始。

1963年,时年21岁的江萍在父母的包办下,与一名退伍士兵结成了夫妻。婚前,江萍觉得男方没有文化,并不同意这段婚姻,但拗不过父母及亲朋好友的劝说,便同意结婚。“如果人生能重来,我会尊从自己的内心想法,活出自己的精彩。可是人生没有如果。”江婆婆一边回忆往事,一边感慨自己的命运。

虽然不太愿意,但婚后,江婆婆还是很努力的当好一个妻子和儿媳妇。然而,一次意外,让她的人生发生了改变。

3年后,江婆婆在医院生孩子时出现大出血,情况非常紧急,是保孩子还是保大人?最后选择保大人的性命。因医疗技术落后,导致江婆婆终身不能生育。

还在床上修养时,江婆婆却招来了她婆婆的闲言闲语。“说我不能生育了,不能让她家断子绝后,让丈夫跟我离婚。”江婆婆感慨,“我也不能说啥,只能听着这些闲话。”

没过几个月,江婆婆跟丈夫离婚了。

做鞋垫送人

离婚后,江婆婆本想自此孤独一生算了。但在哥哥的极力介绍下,她跟一个大她十岁的男人组成了婚姻。“这个丈夫有三个孩子,最大女儿16岁,最小的儿子11岁。”江婆婆说。

跟这任丈夫生活了24年,当江婆婆50岁时,丈夫去世了。在丈夫家,江婆婆跟丈夫把11岁男孩养大成人,还跟丈夫一起建了一栋私宅。

但丈夫去世后,孩子把她赶出了家,江婆婆毫无怨言。“想想算了,他无情,我不能无义。”江婆婆说。

江婆婆搬进了自己的一间老房居住。“我无儿无女,一个人生活也挺好的。”江婆婆说,到现在,她都没怪过谁,“命运不公,我接着就是,我也不会被打垮。”

江婆婆一生都善待他人,在单位,她的人缘非常好。她有个晚辈同事一心想撮合她跟他父亲一起生活。

开始,江婆婆并不同意。但在这个同事一个劲的劝说下,江婆婆便同意了。“这是我最快乐的时光,丈夫的8个孩子都喊我妈,对我都非常好。”江婆婆说,她跟这任丈夫生活了十年,丈夫70多岁去世,丈夫去世后,孩子们还跟她来往,“每年,逢年过节,孩子们也会来看望我。”

江婆婆退休后闲赋在家,便把自己的时间排得满满的。早上起床后,把家里打扫干净,吃了早餐,便外出跟伙伴们唠唠嗑,中午回家小憩一会,便开始了自己的回忆录。

有时,江婆婆还会绣鞋垫。她把做好的鞋垫都送给左邻右舍或送给前来家里做客的人。“我每次去她家,她都会给我送一双鞋垫,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陈玉珍告诉记者,居委会的很多人都收到过江婆婆的鞋垫。

江婆婆把送鞋垫当做跟他人沟通的“感情媒介”。初步算了一下,江婆婆一天平均做两双鞋垫,而在江婆婆家中,却没有几双“陈货”。 “这多年来,我也不知道送出去了多少双鞋垫。”江婆婆说,“我8岁的大就会做鞋垫了。”

感恩三个人

江婆婆是陶港镇人,兄妹三个,她排行老二,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。在她的自传中,她写着,这辈子,她要感恩三个人。

第一个要感恩的人是她母亲。

在她上学的年龄,出现了两种不一样的声音,“父亲说女孩子不用上学,而母亲却一定要让我去上学。”江婆婆说,母亲为了能让她上学,到家附近打零工,赚钱让她读书。

在母亲的全力支持下,江婆婆很幸运,她读完了初中。之后,因为有文化,到阳新大修厂当了一名会计,离开了农村。“我母亲也读过几年书,知道知识的重要性。”江婆婆说,“有一次我要一角钱去买支笔,父亲称没钱,母亲去地里捡麻卖钱给我买笔。”

第二个要感恩的人是她的小学老师,姓江。

那时候家里都很穷,江婆婆家三个孩子,家里更穷。“那时候读书一学期要2块钱的学费,因家里穷,一时拿不出来,我有段时间没去学校,江老师找到我家,跟父母交流,我父亲也就没再坚决反对了。”江婆婆回忆,没有这个江老师到家里进行游说,全凭母亲一人之力,她估计很难去上学。

第三个要感恩的人是她初中的老师,姓殷。

在江婆婆读初中时,殷老师帮她申请奖学金,减免了她的学费,才让她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。“没有殷老师的帮忙,我也读不完初中。”江婆婆说。

为了感恩这三个人,江婆婆在自传中写得很详细,感谢的语言也颇多。

记者翻了翻江婆婆的笔记本,从中看到,虽然她的一生坎坷颇多,但言语之间并不是抱怨,而是一种坦然。在交流中,江婆婆说得最多的是,人的一生就是一种经历,也是一种修行,不管酸甜苦辣咸,都是生命中的调味品,守住真心,努力生活。

记者:石振华文/摄

相关阅读